北京石雕牌樓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6-02-01 12:31:54
     

     

    牌樓是一種極富民族特色的大形建筑物,它造型優美技藝精巧,深受人們的喜愛。尤其是在海外,不少華人聚集地都建有石雕牌樓,色彩艷麗、工藝復雜、典雅大方,它代表了我國也代表了北京,因為北京是全國擁有牌樓最多的城市,北京石雕牌樓也有很多故事,一座“五牌樓”,不知引發了多少游子的思鄉之情。牌樓又稱牌坊,它起源于漢代,經過長期的歷史演變,由“華表”“石闕”到“石牌坊”,逐漸發展成為今天的樣式。北京的大街小巷因有了石雕牌樓而鮮活起來,東四、西四、東單、西單這些地方都是因牌樓得名,大牌坊胡同、小牌坊胡同也都曾立有石雕牌坊。頤和園里的木牌樓,成賢街上的過街牌樓,國子監里的琉璃牌樓,寺廟道觀、帝王園陵等許多地方還存有不少的石雕牌樓。雖然北京城里還有這么多的牌樓,但因歷史原因,那些已經消失的牌樓只能成為北京城里永久的記憶。

    農村石牌坊

     

     

    位于景山西、北海東、筒子河北有座明清兩朝皇家御用的道觀—大高玄殿,這座道觀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1512),與它同時建造的還有東西兩側的木質和石頭結合的牌樓和兩座習禮亭。

     

    這組建筑精巧美觀,因是皇家道觀又離紫禁城最近,所以備受朝廷重視,曾多次維修。清雍正八年(1730)對大殿重修時,又在大高玄殿南門對過新建起一座木石牌樓,至此形成了大高玄殿東西兩側及南面各有一座三門三樓石雕牌坊。

     

    石牌樓

    許多人都認為這三座牌樓是同一時期所建,其實不然。這三座牌樓雖為石木制,但在立柱的前后卻沒有俄柱,因此留下句老話兒“大高殿的牌樓無依無靠”。東西兩側的牌樓均為三間四柱七樓式,四柱為埋頭柱,無抱框,三個四坡式的大樓頂下,還有四個立在柱子頂端的四坡式小樓式,這些樓頂均覆黃色琉璃瓦件,在兩根石柱上還各有一個類似兩坡式小樓的瓦頂。

     

    因此也有人說這兩座牌樓為三門五樓石牌坊式,在每根柱的夾桿石上還有一立一臥兩只石雕麒麟。東牌樓東面寫“孔綏皇柞”,西面寫“先天明境”。西牌樓東面寫“太極仙林”,西面寫“弘佑天民”。南面的牌樓也是三間四柱七樓式的,但因其木件腐朽嚴重,在民國九年將其拆除,后民國二十四年(1935)又重新改建為混凝土式。此牌樓為沖天柱式,有三個四坡式樓頂,南面寫“乾元資始”,北面寫“大德曰生”。在1955年阜成門至朝陽門道路改擴建工程,這三座牌樓依次被拆,同時被拆的還有兩座結構極其精巧的習禮亭。1960年,中央黨校建造新舍,為美化校園環境,經批準在校園內復原了大高玄殿西牌樓。2001年底又在筒子河北岸,按原貌復建了大高玄殿南牌樓。


     最經典的石雕牌坊樣式

    金鰲玉煉牌樓位于北海大橋東西兩端,俗稱北海大橋牌樓,始建于明弘治二年(1189),原是一對三間四柱三樓帶俄柱式的石雕牌樓,民國二十三年改建為無俄柱混凝土式牌樓。這對牌樓的形式與結構完全相同,四根石柱為埋頭柱無抱框,正樓的樓頂是四坡式,偏樓的樓頂為三坡式,均覆以綠色琉璃瓦件。樓頂下為斗拱,正樓下為十二攢五踩斗拱,偏樓下為八攢五踩斗拱。西側牌樓兩仿之間的白色石匾上刻有“金鰲”,東側牌樓刻有“玉煉”,石匾周圍環有木雕小花板,下面的每組夾桿石上都有一立一臥的小石貔貅。1955年加寬北海大橋時,將兩座石雕牌樓拆除,后來又在別的地方修復重建,重建修復請閱讀文章:修復古石牌坊石牌樓的要點。


     安裝在蓬萊的五門五樓式石牌坊

    位于東公安街北口的履中牌樓和位于司法部街北的蹈和牌樓,因1950擴建天門安前道路時拆除。建于清乾隆時期的敷文石雕牌樓(東交民巷西口)和振武牌樓(西交民巷東口),于1951年拆除。除了50年代拆除的牌樓外,1923年因妨礙交通將東單牌樓和西單牌樓同時拆除,后來人們就簡稱為“東單”“西單”。2008年作為奧運重點項目,西單牌樓得以重返故地,在西單文化)、一場前一座高大精美的牌樓吸引了國外游客的目光,這就是按歷史原貌復原后的西單牌樓,建仿明清結構的石牌坊,“瞻云”二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最精美的花崗巖石牌樓

     

    但像府學胡同的“育賢坊”牌樓,小報房胡同的“大清郵政分局”石雕牌樓、東堂子胡同清朝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外提福”的牌樓等,不少牌樓不知何時便從人們的視野消失了。雖然如此,北京仍保留了不少不同形制的老牌樓,像神路街上的琉璃牌樓,它是北京唯一一座琉璃過街牌樓,因是東岳廟的附屬建筑,所以又稱東岳廟牌樓。這座牌樓建于明萬歷三十五年,是一座三間四柱七樓的黃綠琉璃牌樓,高大而精美,其大小樓頂均覆有琉璃瓦件并帶脊獸。尤為美觀的是在三座石雕牌樓,還飾有火焰寶珠一顆,下面的主體樓面上鑲有蔓枝蓮等不同花紋的大小琉璃磚。

    大型石雕牌坊牌樓雕刻設計圖

     


    在石牌樓的白色石匾上,北面刻有“永延帝柞”,南面為“秩祀岱宗”。相傳這八個大字為明朝大奸臣嚴高所題,嚴高雖為奸臣,但其書法水平確實很高,后經文物部門的勘查,得知這座石雕牌樓為萬歷年間所立,但是匾上的字是何人所題還是個謎。位于成賢街上的四座牌樓,是一組保存完好的街巷道路跨街牌樓,這組牌樓建造的具體時間不詳,但在道光年間的《欽定國子監志》一書,就有記錄。這四座牌樓規模與形式相同,為單間二柱垂花掛柱三樓式,兩根立柱是沖天柱形式,牌樓頂與兩個小樓頂均為兩坡式覆琉璃瓦,下有斗拱,立于街巷、西路口的為“成賢街”,間兩座為“國子監”。

    位于公園內的“保衛和平”牌坊,為一座四柱三間三樓式的石牌坊,漢白玉的坊身,加上藍色琉璃瓦覆頂,顯得特別威武雄壯。不過在它身上曾有過一段屈辱的歷史,光緒二十六年,爆發了義和團運動,同年6月20日,德國駐華公使克林德男爵在前往總理衙門的路上,因拔槍向清軍射擊被清軍神機營隊長恩海開槍擊斃,死于東單北大街西總布胡同西口處,這件事也為八國聯軍入侵,埋下了伏筆。1901年清朝戰敗,與英、美、日、意、德等帝國簽訂了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其中,第一條就是:清廷派醇親王親赴德國道歉,并在克林德被殺地點建立一座石雕牌坊。1901年6月25口“克林德碑”石雕牌坊開始修建,1903年1月8口竣工。建好后的牌坊為四柱三間七樓石牌坊,橫跨于東單北大街上,碑文用拉丁文、德文,等三種文字撰寫。1918年11月11口,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戰敗,作為戰勝國一員的中國,舉國歡慶協約國取得勝利,北平市民自發將這座恥辱牌坊搗毀。1919年3月,政府決定將該石坊移建公園內,稱改為“協約公理戰勝紀念坊”。坊額為“公理戰勝”,由時任大總統府秘書的許寶衡親題。1952年10月,亞洲及太平洋地區和平大會在北京召開期間,為了紀念這次會議的召開,將“公理戰勝”的坊名改為“保衛和平”,由郭沫若題寫。

     農村牌坊、村莊牌坊、鄉村牌坊 

    如今想要看牌樓應到北京市各大公園內去參觀,北海、頤和園還都保留了不少帶俄柱的牌樓,景山公園壽皇殿前三座牌樓下還完好地保留著12對石雕麒麟和石雕獅子,這是唯一現存的俄柱牌樓這種小巧精美的建筑是我國傳統建筑的點睛之筆,它的歷史也可說就是我國建筑的歷史。因此對于這些留存百年的老建筑來說,應子以重視和保護,讓它們長久“活”下去。這保護的不僅僅只是古建筑,同時也是在保護和傳承我們自己的文化與歷史。

    原創文章

    轉載請注明本文來自:http://diaosu123.com/

    其他人閱讀了:

     

     

    在線留言

    留言內容
    用戶名
    聯系方式
    驗證碼 
     
     

    留言記錄

      暫無數據
     
     
    河源大学城卫校快餐